/

新聞資訊

NEWS CENTER
行業資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央行︰保持政策連續性和穩定性 實施好穩健中性貨幣政策

發表時間︰2018-02-23 ︱ 點擊數︰  

      當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近日,央行發布《2017年第四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指出,現階段,貨幣政策需要更好平衡穩增長、調結構、促改革、去杠桿和防風險之間的關系。保持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實施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保持流動性合理穩定,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高質量發展營造中性適度的貨幣金融環境。  

       張弛有度開展公開市場操作

  據統計,2017年,中國人民銀行累計開展逆回購操作21.2萬億元,其中,7天期操作10.8萬億元,14天期操作6.1萬億元,28天期操作3.7萬億元,63天期操作6300億元。2017年末,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余額為12500億元。

  《報告》總結稱,2017年,央行密切關注流動性形勢和市場預期變化,加強預調微調和與市場溝通,綜合運用逆回購、中期借貸便利、抵押補充貸款、臨時流動性便利等工具靈活提供不同期限流動性,維護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穩定,公開市場操作利率隨行就市小幅上行。

  按照穩健中性貨幣政策要求,中國人民銀行密切關注銀行體系流動性供求形勢和市場預期變化,在通過中期借貸便利、抵押補充貸款等工具彌補銀行體系中長期流動性缺口的同時,以7天期為主合理搭配逆回購期限品種,張弛有度開展公開市場操作,不斷提高操作的前瞻性、靈活性和精準性,並根據削峰填谷的需要推出2個月期逆回購、臨時準備金動用安排(Contingent Reserve AllowanceCRA)等工具品種,豐富央行流動性工具箱,維護銀行體系流動性中性適度、合理穩定和貨幣市場利率平穩運行。同時,加強預調微調和與市場溝通,以多種方式向市場說明流動性影響因素和央行操作意圖,增強央行公信力和市場互信,收到了較好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公開市場操作利率隨行就市適當上行。201723日和316日,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先後兩次上行,幅度均為10個基點。央行表示,這主要反映了市場資金供求狀況和利率走勢的變化,也有利于引導市場預期。20171214日,美聯儲加息當天,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再次隨行就市上行5個基點,符合市場預期方向,但利率上行幅度小于預期。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小幅上行可適度收窄其與貨幣市場利率的利差,有助于修復市場扭曲,理順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客觀上也有利于市場主體形成合理的利率預期,避免金融機構過度加杠桿和擴張廣義信貸。

       繼續深化重點領域金融改革

  回顧過去一年的工作,央行實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初見成效,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高質量發展營造了中性適度的貨幣金融環境。例如,宣布對普惠金融實施定向降準政策,運用支農支小再貸款、再貼現、扶貧再貸款和抵押補充貸款等工具並發揮信貸政策的結構引導作用,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將更多金融資源配置到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貨幣政策調控和傳導機制進一步健全。完善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在中間價報價模型中引入“逆周期因子”,更充分地反映基本面變化。進一步完善宏觀審慎政策框架,將表外理財納入廣義信貸指標範圍,做好將同業存單納入宏觀審慎評估(MPA)同業負債佔比指標的準備工作。積極完善和推廣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適時推動前期出台的逆周期調控政策回歸中性。

  未來,《報告》稱,央行將緊緊圍繞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三項任務,創新金融調控思路和方式。實施好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保持流動性合理穩定,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高質量發展營造中性適度的貨幣金融環境。健全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深化利率和匯率市場化改革,增強利率調控能力,加大市場決定匯率的力度,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央行還提出,將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加強金融機構非理性定價行為監督,在深化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的同時,將加快發展外匯市場,推動人民幣跨境使用。支持人民幣在跨境貿易和投資中的使用,推進人民幣對其他貨幣直接交易市場發展,更好地為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業務發展服務。完善人民幣跨境使用的政策框架和基礎設施,堅持發展改革和風險防範並重。密切關注國際形勢變化對資本流動的影響,完善對跨境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管理。 

       穩增長、去杠桿、防風險需把握好平衡

  在貨幣政策執行過程中,央行強調將把握好穩增長、去杠桿、防風險之間的平衡。

  回顧2017年,央行表示,從2017年四季度開始,我國宏觀杠桿率增速已有所下降。金融體系控制內部杠桿也取得階段性成效。當前,經濟金融領域的結構調整雖然出現積極變化,但也要看到結構性矛盾仍較突出,結構調整和改革任重道遠,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的任務仍然艱巨。

  “一方面要掌控好流動性尺度,助力去杠桿和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另一方面,綜合考慮金融監管政策的宏觀效應及對金融業態和市場運行格局的影響,加強監管協調,靈活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組合,合理安排工具搭配和操作節奏,‘削峰填谷’維護流動性合理穩定;進一步完善宏觀審慎評估,將同業存單、綠色金融納入MPA考核。《報告》指出。

  《報告》強調,從國際環境看,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調整可能對全球經濟、資本流動造成沖擊,全球利率中樞可能會有所上行,同時,地緣政治風險及不確定性也可能加大,國際金融市場近期波動也有所加大,我們仍將面臨高度復雜多變的國際環境。從國內看,當前經濟穩中向好一定程度上受全球經濟復甦背景下外需回暖推動,民間投資活力仍相對不足,部分短板領域瓶頸尚未打破,總杠桿水平仍然偏高,企業尤其是國企債務壓力依然較大。

  防風險方面,央行強調將國有企業降杠桿作為重中之重,進一步規範地方政府舉債融資,並特別提及了需要重點關注的六大領域。一是將加強對企業債務風險、銀行資產質量和流動性變化情況、房地產市場、互聯網金融、跨境資金流動、跨行業跨市場風險等領域的風險監測和防範。進一步完善宏觀審慎政策框架,加強“影子銀行”、 房地產金融等的宏觀審慎管理。二是做好《關于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社會意見的研究吸收工作,會同相關部門進行修改完善,按程序報請國務院批準發布。三是繼續推動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監管規則,明確市場準入、公司治理、資本充足、關聯交易等監管要求,探索完善相應的監管機制。四是在控制總杠桿率的前提下,把國有企業降杠桿作為重中之重,深入推進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五是進一步規範地方政府舉債融資,防範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六是加強金融監管協調,統籌政策力度和節奏,防止疊加共振。履行好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職責,堅持綜合施策,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源自︰金融時報)